②能娱乐楼先生,看来我很荣幸。|《恋恋如星辰》独立自强女设计师X毒舌腹黑豪门少爷,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0-01-17 聚合阅读:
原标题:②能娱乐楼先生,看来我很荣幸。|《恋恋如星辰》独立自强女设计师X毒舌腹黑豪门少爷,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草根新人设计师乔知非VS豪门商业大佬楼钧豪门商界大...

原标题:②能娱乐楼先生,看来我很荣幸。|《恋恋如星辰》独立自强女设计师X毒舌腹黑豪门少爷,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

草根新人设计师乔知非

VS

豪门商业大佬楼钧

豪门商界大佬的宠妻日常~

作者 | 海殊

-----

-----

原本定的将近一个星期的拍摄行程,即使因为摄制组遇袭耽误了两天,但因为楼钧极高的业务能力,硬生生在原定的工作日程上还缩减了一天。

一下子就有无数纷杂的事情涌了上来。

乔知非连轴转了两天,飞机落地海市的当天下午,回到家感冒彻底爆发。拖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都不见好。

她后又忙着修改时装设计稿,时间稍微缓下来已经是12月中旬。

约了苏金月在步行街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她到得有些早,预定了靠近窗边的位置。苏金月二十分钟后挎着包匆匆赶来。

见着她惊讶道:“你什么情况啊?几天没见瘦这么多?”

“感冒了。”乔知非没忍住咳嗽起来,整个脸都咳红了。

苏金月没好气,“让你工作那么拼,还非得跑那么远亲自去盯着,感冒了吧,要是让我妈知道估计又得念叨你了。”

“老师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

乔知非进修服装设计,老师刚好是著名的服装设计师何红英,也是苏金月的母亲。苏金月认识她好些年,最了解她不过,问说:“还在为网上的事情烦心?那些人就是闲得没事做,你别放在心上。”

乔知非撑着头,浅笑,“没放,真要走心,我估计早被自己给气死了。”

混进这个圈子少不了挨一些骂,她现在已经很少上网,毕竟一打开就是诸如,“乔知非?不就是一卖衣服的?”

“什么呀,人家是设计师,有自己的品牌好吗?”

“那不就是一网红,我看除了那张脸也就穿衣搭配还行,但炒作就有点恶心了。还是拉着人楼钧,想红的话也得看看对象吧。”

“对啊,楼钧那是什么地位的人,有些媒体还吹捧乔知非是时尚名媛圈新起之秀?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名媛二字真以为什么人都能担得起?”

关于这样的帖子和报道已经在首页上飘了一个多星期了。

楼钧就是时尚界很特别的存在,社交媒体和大众不止关注他多年的成就和能力,同时也很关心他的私生活和情感状态。

苏金月很奇怪地说:“这回的事情我怎么看着不太寻常啊,楼钧的团队以前是绝对不会让他沾染上这些花边的,处理起来都雷厉风行。这次是怎么回事?他倒是没什么问题,骂名全让你背了。”

乔知非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估计是因为她女朋友。”

乔知非之前联系过相熟的媒体朋友,得知这次从西北回程途中楼钧和靳瑶在机场被拍了,楼钧的团队授意压下新闻。而她原本就处在风口浪尖,再次被推出去顶缸是圈子里惯用的手段了。

毕竟大多数媒体宁愿把她踩到泥里,也绝对不会冒百分之一的风险去得罪楼钧的团队。

“女朋友?不是说分手了吗?”苏金月很惊讶。

“应该是没有。”短短几天的拍摄行程,两人同进同出,楼钧团队里的人更是对她照顾有加,这不可能是分手后该有的状态。

苏金月担忧地问:“那你之前参加的时装秀设计大赛还去吗?我听说楼钧好像是此次大赛的评委之一。”

乔知非手一抖,咖啡险些撒出来。这次大赛是提前一个月就报了名的,作品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至于评委是谁,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

她突然回想起上次见面。

那个男人将她堵在昏暗的墙角,他的眼神、语气、声音仿佛都还在耳侧。如果可以,她宁可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打交道。

毕竟这几年别的没学会,什么人能惹,什么人该避她还是清楚的。

但为了这样的理由放弃比赛,终究是有些不甘心。

想了想说:“去,为什么不去?”

苏金月知道她脾性,了然地笑了声,和她八卦道:“你知道的,楼家家大业大,最近似乎也不怎么太平。你应该也能猜到,楼钧隐退自己做投资看似和楼家生意没什么牵扯,但我听说他爸爸很中意他,成为兄弟的最大威胁他日子估计也不轻松。有钱人嘛,有些游戏规则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她靠近她小声说:“而且一直有小道消息传言,楼钧是楼家的私生子。”

乔知非:“……”

果然,所谓的豪门秘事,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她陷入沉思,突然就有些理解他上次野蛮的行为了。看来之前的西北之行,明面上是说团队遇上了当地流氓劫匪。

实际上恐怕也不是这么简单。

时间转眼就临近,此次比赛是海市三年一次的最高权威的时装设计大赛,优秀的设计师和参赛作品无数,想要从中脱颖而出非常艰难。加上今年请到了楼钧,瞩目程度盛况空前。

比赛日期定在周六。

乔知非早早到了现场,做最后的流程确认。

在后台的时候,乔知非发现去了趟厕所回来的工作室助理秦思眼眶红红的。

“怎么了?”她问。

秦思刚大学毕业,藏不住事儿,听到她的问话后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说:“知非姐,那些人太过分了,我刚刚在厕所里听到他们说因为你老师是何红英,我们根本就是黑幕进来的。”

乔知非不用猜都能知道真话远比秦思所说的更不堪入耳。

工作室最近因为网上的消息遭到大量退单,一度跌到谷底。

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

她拍拍秦思安慰:“没事,不用在意,你做好手头上的事就行。”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三两声娇笑声。

还没有看见人,乔知非已经开始狠狠皱眉。

程潇潇带着她那三个小姐妹从通道的另一边径直朝乔知非走过来,这些人包括程潇潇在内,都是已经在网络上小有名气的网红,日常生活就是混迹在各大秀场,没事在网上秀秀名牌包,顺便卖点东西。

程潇潇看见乔知非表现得满脸惊喜。

走上前抓着她的肩膀说:“小玲,真是你啊?算起来我们有半年多没有见面了吧。”

乔知非瞟了她一眼:“我们上星期刚见过。”

旁边路过的人噗呲两声全笑了。

程潇潇脸色微变,她旁边的小姐妹开始帮腔:“潇潇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可是乔知非,听说还自称和楼钧有一腿呢哈哈。最近报道那么多你不知道啊?”

程潇潇假笑:“对哦,我都忘了,你已经不叫周美玲,改叫乔知非了对吧?”

乔知非冷眼看着这几个女人像戏精一样自导自演了这场大戏,这后台人来人往的,她们声音也很大,很快就有不少人凑过来看热闹。

乔知非不胜其烦:“找我有事?”

程潇潇很自然地挽上她的胳膊说:“没事啊,就打个招呼。大家怎么说也是一起长大,从一个胡同巷子里走出来的。你现在混得这么好,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人吗?哦,也对,你现在都有自己的工作室了,怎么还会是当初那个靠捡垃圾凑学费的周美玲呢?”

乔知非彻底明白了,就是故意来添堵的。

她没有说话,助理秦思更是紧张地抓着她的袖子。

旁边有不少人嘀咕。

“不是说师出名门吗?这是唱的哪出啊?”

“怎么还改了名字,完全没有听说过。”

也有人反对,“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人还不能有个过去吗,又没碍着你们。”

各种纷杂的声音在乔知非的耳边回响,她想到了很多事情,小时候胡同口挥散不去的垃圾腐臭味儿,筒子楼里各家妇女的叫骂声,程潇潇以及胡同里各家小孩儿指指点点的嘲笑和排挤。

这原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恩怨,她和程潇潇走到今天,源于一个俗气到不能更俗气的理由,男人。程潇潇大学做网络直播认识了一个小开富二代,结果那富二代脑子抽风看上了乔知非,还死活非要追求她。

从那之后,程潇潇每次见她不找点麻烦就过不去。

不过乔知非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了,没时间和人抢男人。拿开她的手说:“下次怀旧记得请早,我现在真的很忙。”说完又添了句:“对了,别再动鼻子和下巴了,每回见你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论揭人伤疤,乔知非更懂哪里更直接。

戳到了程潇潇的痛处,她涨红着脸,表情恨不得冲上来挠死她。

过了一会儿拂了拂头发,复又笑开,凑到乔知非耳边说:“乔知非,你得意什么呀?你说你一个杀人犯的女儿,要是被曝光,还能在这行立足吗?”

乔知非脸色微变,什么话也没说,扯着程潇潇往旁边的侧门走过去。

上了楼,一把将人甩到楼梯间的角落里。

“乔知非,你疯了!”程潇潇瞪着眼冲她喊。

“我疯没疯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乔知非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一些往事。正因为是从最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知道这一路有多艰难和辛苦,所以尽可能将每一件事做到最好,也不会留下隐患或让人抓住把柄。

但无论她现在活成什么样子,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始终存在。

她走上前蹲在程潇潇的面前,“你要撒泼我管不着,但你再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能撕烂你的嘴信吗?”

“乔知非你个泼妇!”

程潇潇被她吓到,往角落里缩了缩冲她喊:“从小你就是个魔鬼!你妈妈是个神经病,杀了你爸,你就是个杀人犯的女儿!”

乔知非垂下眼睛,低声说了句:“又是这些,你们这些人说不腻我都听腻了。”

她冲着程潇潇笑了笑。

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你错了,我爸活得好好的,人又没死怎么能算杀人。还有……你们难道不好奇伤了人为什么不坐牢吗?因为……那一刀是我捅的。”

她笑了笑伸出右手在程潇潇眼前晃了晃,“就是用的这只手。”

程潇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像是欣赏够了对方的表情,乔知非站起来说:“真的,程潇潇,劝你没事的时候多看看书,听听音乐会,别带着你那帮姐妹到处跟人秀智商。走吧,下次再见着我,就不要上前打招呼了,万一我哪天疯起来再给你一刀就不好了。”

这楼道里基本没人,两人说这么半天也没人出现打扰。程潇潇推开她跌跌撞撞跑下楼之后,空气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乔知非看着对方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低声嗤道:“就这胆子?”

就在这个时候,顶上传来咔哒的声响,是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乔知非猛地抬头。

作为今天的评委楼钧穿了一身正装,连头发丝的精心打理过,靠在楼梯间栏杆上点烟的动作基本可以直接拍成画报。

乔知非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还是在这种特殊的场景下。

“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乔知非意外地问。

楼钧微微低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说:“在你们上来之前。我无聊出来抽烟,还得谢谢你们这出意外的娱乐项目。”

乔知非一口气哽在喉咙口,心想他真有能把人气死的本事。

楼钧居高临下地扫了扫她,女生穿了件黑色高领上衣加亮灰色中长裙,蹬着高跟鞋是挺有气势,难怪敢随随便便骗人说自己是杀人犯呢。

突然想起查到的关于她的那份资料。

父亲好赌嗜酒而且是个暴力狂,母亲柔弱没什么抗击能力,带着女儿承受了长达十五年的暴力虐待。一直到女儿初三那年,一次争执当中,妻子失手捅了丈夫,被判防卫过当,而后又查出精神不正常免于责罚。

周美玲这个名字也随着父母关系的破裂而消失,改随母姓。

当然,也查出了她确实和楼家的任何人都没什么牵扯,上次的事情纯属巧合。不过他注定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对此并无任何反应。

乔知非所站的位置就比楼钧低,单就气势上就被压了一截。

还是没忍住堵他:“能娱乐楼先生,看来我很荣幸。”

楼钧无声勾了勾嘴角。

吐了个烟圈开口:“娱乐我的不是你,幼儿级别的挑衅用不着大动肝火,当个笑话看就行了。”

乔知非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程潇潇。

也是,转念想起苏金月曾和她说过的关于楼钧的处境,程潇潇这种级别,在他眼里,可不就是幼儿园级别?

当然,就是不知道她在他眼里,够不够得到学前班?

比赛在一个小时后正式开始。

乔知非此次的设计作品灵感来源于著名画家程金云先生的那副画作“冬岚”,大片大片的云朵化成了衣服下摆的褶皱设计,点点刺绣红梅装点其上。将时尚、简约、实用等理念结合在一起。

作品一经展示,引起大片注视目光。

何红英老师曾经评价过她的设计,她说:“知非,你的作品就像你这个人,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总能第一时间抓住别人的视线。”

很多人都说她是何红英最喜欢的学生。

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当时的乔知非年纪尚幼,生长环境致使她像块冰冷的石头,没有温度,认定一个目标一条路走到死。

老师说:“你太倔强了,不改变自己,伤人伤己,更不适合走这一行。”

走到今天,只有自己清楚熬过了多少个黑夜和白天,付出了多少精力和汗水。

观众席上看秀的人很多,炫彩的灯光,华丽的舞台。

乔知非站着的位置,正对评委席。

一眼就看到了楼钧。

其他评委互相探讨的时候,就只有他拿着只笔靠在椅子上一直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17岁出道,至今也不过八年,但亮眼的成绩让一众业界老人也要征求其意见。

他话不多,但点评都很到位。

到了乔知非这儿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以懒散的姿势靠在椅背上。旁边的人摸不准他什么意思,但是近期关于两人的新闻时不时还能看见,不少人猜测楼钧对这个乔知非应该是有意见的。

果然两分钟不到,就有人开口了。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拿着话筒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这个设计很一般,首先色彩太单调了,裙摆的设计太复杂……”

观众一时交头接耳。

有程潇潇这样幸灾乐祸之流,也有苏金月这样替她鸣不平的朋友。唯独乔知非自己,不偏不倚地站在舞台中心,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她认识那个秃顶男人,是某服装上市公司的老总,商场上油腻圆滑,其实对设计完全不懂。一个门外汉非得装内涵,乔知非也没有打算和他进行这场无意义的辩驳。

“原董。”楼钧突然出声。

他从椅子上稍稍坐正,一直看着乔知非的作品说:“我不知道你这个结论是从哪儿得来的,在我看来,这个设计很成功。”

人群一下子就沸腾了。

乔知非也完全没有想到楼钧居然会帮自己说话。旁人为了巴结他或者早就等着看她笑话的人会恶意评判她都猜得差不多,唯独他,超出了她的预期。

反而是那个叫原董的男人,冷汗涔涔。

只能尴尬的笑着打圆场说:“我就是一点儿小意见,哪能有楼先生专业。”

他本来就不是主评委,宁愿溜须拍马屁在众人面前丢脸,也不愿意开罪他。

同时心里还直泛嘀咕,心想现在这些媒体报道,没一个靠谱的!

乔知非的作品最终拿下了设计大赛的三等奖。她没觉得不公平,毕竟是能人辈出的权威大赛,虽然有刚刚姓原的那样的人,但总的来说,这个结果还是得到了众多观众的认同。

但即使这样,她无疑还是今晚争议最大的存在,毕竟整个比赛过程,除了偶尔点评一两句从不参与其他的楼钧,破天荒帮了她。

光是这一点,就能让各大媒体找到话题了。

比赛结束后,苏金月来找她。

她张望四周说:“楼钧人呢?”

乔知非看了一眼周围:“应该早从秘密通道走了吧。你找他干什么?”

苏金月拍着她的肩膀,“我就是好奇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帮你,不会是动机不纯吧?乔,我可提醒你啊,一定要保持清醒,楼钧那样的人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

乔知非白他一眼:“你想多了。”

说楼钧对她动机不纯在她看来就像是个笑话,只能说他足够公正和专业,并没有将私人看法带到工作当中来。如果他今天落井下石,那她反而会质疑他的地位是怎么在这个圈子里屹立长青的了。

其实不止是苏金月在盘问乔知非这个问题,比赛结束后姗姗来迟的岑长东同样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钧儿,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他开着车问楼钧。

楼钧坐在后面翘着二郎腿翻文件资料,闻言懒得搭理他,反而是和他一起坐在后排的周川笑着接话说:“那你看来,楼四该是什么风格?”

岑长东笑:“不说袖手旁观,怎么着也不会多管闲事吧。这么些年,除了靳瑶你见他管过几个人的闲事儿?”

周川点头:“也是。”

楼钧头也没抬,淡声说:“不要质疑我的专业素养,她的参赛作品算不上顶尖,但自成风格……还算特别。”

“哟,难得见你夸人啊。”

楼钧终于抬头,“你们两个最近很闲?”

岑长东这个开着几家会所的岑家独子就不说了,周川怎么着也是个著名的电影导演,一年到头难得清闲,不是猫在荒郊野外就是忙着出席各大盛典。

周川摸着下巴很久没刮得胡子说:“我这不是刚从山里出来,难得有时间,约你们一起吃个饭嘛。”

“那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岑长东下了结论,转头又问楼钧:“靳瑶最近那部都市剧就在海市拍摄吧,叫上她一起?”

“不用。”楼钧说。

周川看了兄弟一眼,说:“楼四,你究竟怎么想的?这么多年靳瑶对你那点儿心思我们谁不知道,你又为她挡了娱乐圈多少浑水自己都数不清了吧。”

“你想说什么?”楼钧抬头问。

“我说你……”周川还欲说,岑长东听不下去打断他道:“行了,他没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靳瑶自己愿意,她又不蠢,咱就别掺和了。”

刚好楼钧电话响了,来电人正是靳瑶。

“四哥。”

“嗯,怎么了?”

此时的靳瑶正坐在拍摄现场,有些紧张,撒娇道:“四哥,你是不是还生我气呢?我知道我上回不该不打招呼就跑去找你,从回来之后你就不理我了。”

“最近有些忙。”

“嗯……那四哥我工作完了能去找你吗?”

刚好导演喊开始了,靳瑶没有等到回答迟迟不肯挂电话。

楼钧听见了,说:“可以,去忙吧。”

原本前一秒态度还很自然的靳瑶,挂了电话的瞬间脸色有些发白。

经纪人一脸紧张地凑上来说:“这又是怎么了?”

靳瑶的长相属于有点江南水乡的婉约柔和,这下一脸惨白地坐在椅子上,红着眼眶,看起来有些脆弱可怜。

她抓着经纪人的袖子说:“今天的报道你看没看?他居然会无缘无故帮一个设计师,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而且那个人我几天前见过,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了。”

“是你自己太敏感了。”经纪人好声好气地安慰这大小姐:“你说的那人我认识,乔知非。她那种人一看就擅长自我包装和宣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罢了,你和她有什么可比的?这么些年我就没见过楼钧对哪个女人比对你好过。”

“你不懂。”靳瑶喃喃。

楼钧可以明知道所有外界关于两人的新闻都是她找了记者传出去的,也可以无条件由着她,不解释不辩驳。这些年无条件护着她,纵容她。

唯独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

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对他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敏感异常。

剧情猜猜猜

在《恋恋如星辰》中,乔知非和楼钧闹绯闻,一向不让花花新闻的楼钧这次却任由绯闻到处传是为什么呢?

A. 保护自己的小女友

B. 抹黑乔知非

C. 绯闻就是楼钧放出去的

上期的答案是C,小可爱们都答对了吗~恭喜读者 @神様获得新书一本!请把微信id以及中奖截图发至跳跳微信dayuwenhua2018哦~

《恋恋如星辰》即将上架

喜欢这本书的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