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旅行后被困船上,国内首位走遍世界的人讲述疫情中漫漫回国路

发布时间:2020-04-20 聚合阅读:
原标题:南极旅行后被困船上,国内首位走遍世界的人讲述疫情中漫漫回国路4月19日,从南极回来的韩锦生终于到达广东的家,为这次南极罗斯属地之旅画下句号。此前,南都记...

原标题:南极旅行后被困船上,国内首位走遍世界的人讲述疫情中漫漫回国路

4月19日,从南极回来的韩锦生终于到达广东的家,为这次南极罗斯属地之旅画下句号。此前,南都记者曾报道他前往南极旅行后被困船上的故事(戳此回顾),引起众多读者的关心。

今年二月,韩锦生从新西兰南部乘上前往南极洲的游船,在南极漂游三十多天后抵达阿根廷南部。原计划在阿根廷乌斯怀亚上岸,但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阿根廷封闭国境,游船无法靠岸,只能继续沿茫茫大西洋北上寻找登岸点。当时本报记者联线还在船上的韩锦生做了报道。

韩锦生在南极罗斯属地。

现在,经过一段辗转艰辛的路程,他终于安全到家,记者请他讲述这一段艰难的回家之路。

南极游船获准在乌拉圭靠岸,中国大使馆送来防护用品

韩锦生是获是大世界基尼斯认证的国内第一位“游历最多国家(地区)和南北极点的人”,2017年已走遍《世界地图册》上的233个国家(地区)和南北极点。但他创下这个纪录后,还在不断走访更多旅行目的地,今年去南极的目的地是罗斯海。结束南极罗斯海之旅后,游船抵达阿根廷,但因为阿根廷关闭国境,游船只能继续往北,当时,船公司已经做了最坏准备:万一沿途没有地方可以靠岸,只能一路往北开到荷兰。

船上的旅客再也没有此前的轻松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铺天盖地的信息令人不安。船方每天都在与乌拉圭政府沟通,游船终于获准在蒙得维的亚靠岸,3月27日,他终于上岸了。

在这艘船上,只有韩锦生与同伴方先生两位中国人,他们致电我国驻乌拉圭大使馆,希望能得到帮助。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还特意赶来,给他们送来20个口罩和手套等防护用品!韩锦生说,这实在是太珍贵了的礼物了,在遥远的国度还能收到祖国送来的礼物,这令两人无比感激。

事实上,他从国内带的口罩早已用完,而旅行全程已经买不到口罩了。后来在回国路上,中国大使馆送来的这些口罩一直陪着他,一直回到国内。

戴上大使馆送来的口罩,回国的心更迫切了。

大量航班取消,独自一人留在墨西哥的小城

虽然可以上岸,但韩锦生心情没有放松,因为当时回国的航班已经大幅减少,他买了乌拉圭-圣地亚哥-墨西哥城-香港-上海的机票,匆匆赶到乌拉圭机场。机场工作人员将他的行李直接托运到上海,他的心放下一些。

从乌拉圭飞抵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时,智利已经封国,而从智利转机至墨西哥城的航班还要等35小时。韩锦生和同伴只能在空荡荡的机场呆了35小时,转机前往墨西哥城。

智利圣地亚哥国际机场空荡荡的候机大厅,在这里转机等了35个小时。

可这时候又传来坏消息:墨西哥城飞往上海的航班已经取消了。而这时,香港也停止了大陆旅客在香港过境转机。韩锦生抱着一丝希望,买了一张墨西哥城-东京-香港-上海的票。但是不出所料,他被拒绝登机了,而同行朋友的方先生因拥有香港身份证可以登机。两人此行两个多月,一直同行同住,现在只能分开。分别时,方先生都忍不住落泪,反而韩锦生不停安慰他。

离开机场,韩锦生独自一人来到附近的酒店,这是全程最困难的时候,但旅行者的素质在这里展现出来,他迅速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要面对现实,静下心来,做好疫情防控,重点是千万不能生病。

知道接下来购买回国机票变得越来越难了,为了增加回国的可能性,他还来到日本驻墨西哥大使馆申请过境签,但因为全球疫情持续蔓延恶化,年轻的签证官还是拒绝了。

又一次回到机场酒店,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短时间内回不了国。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墨西哥城人多压抑感重,感染的风险也大,他觉得应该找一个距离墨西哥城不远的小城住下来,做好长期“抗疫”的准备。

于是他乘出租车来到墨西哥城以南130公里处的墨西哥历史文化名城普埃布拉Puebla,入住市区的酒店。这家酒店规模不小,但是诺大的酒店只有他一个旅客!放下行李,他直奔超市,买了一大堆水果食品,心想可能真的要在这里长期住下来。

入住墨西哥中部城市普埃波拉市的一家酒店,酒店里只有韩锦生一个住客。

酒店停止营业之际,幸运抢到回国机票

也许因为疫情,这座小城最主要的街道上行人都很少,饭店服务员带着口罩,更令人觉得压抑。为了消除寂寞,分散注意力,他每天上午在房里健身,下午就到酒店侧门外跑步,每天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一边不停联系票务代理购买机票。这样的日子静静过了三天后,工作人员告诉他,酒店马上就要关门了,让他搬到别的地方去。

到底是搬到另一家酒店?还是租住公寓?韩锦生一时犹豫了。但这时忽然传来好消息,国内的票务代理帮他抢到了一张墨西哥城飞东京转上海的机票!原来日本突然宣布4月3凌晨起停止72个疫情严重的国家公民在日本转机,而中国广东的护照不在此列。可能因此有人不得不退票,而这张票恰好就被他抢到了!

终于踏上回囯的飞机。一路上,无论墨西哥城机场还是昔日繁华的成田国际机场,显示屏几乎全是航班取消的信息,空荡荡的候机大厅让人感到不安。

4月5日上午飞机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一系列健康状况申报、测量体温、核酸检测、通关、提取行李的程序后,他和21位全副武装的乘客坐上大巴,住进隔离酒店。整个过程仅1小时25分,国人的高效和有序令人赞叹。

然后开始在十四天隔离生活,虽然不能外出,但却是两个多月来最安心、睡得最香的时光。多年来习惯了东奔西跑的日子,这样静下来的时光反而变得很珍贵,十四天时间过得很快,他整理了旅行的日记,做了下一步的计划,转眼间就到了解除隔离的日子,韩锦生终于回到广东家里,与妻子和女儿团聚。

回想这次长达近三个月的旅程,就算已经走遍全世界的韩锦生也非常感慨:“多年的旅行生活,虽然我遇到困难不少,可是这次南极罗斯海之行,艰辛曲折惶恐无奈,是我最深刻最难忘的一次旅行!”

他也特别感激一路上帮助过他的人,我国驻乌拉圭大使馆送来的口罩和防护用品,他一直很节省地用着,这几个口罩也陪他一路回到国内;国内票务工作者连夜驻守,帮他抢到回国的机票;还有很多朋友不停给他发送航班的动态信息,都令他深深感恩。

采写:南都记者 郭毓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