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经济双双失守,巴西面临22年来最严重通缩

发布时间:2020-06-13 聚合阅读:
原标题:疫情和经济双双失守,巴西面临22年来最严重通缩尽管新冠疫情确诊和死亡人数均已经位居全球第二,巴西国内却还是不能团结一心抗疫。在疫情的威胁下,就连博索纳罗...

原标题:疫情和经济双双失守,巴西面临22年来最严重通缩

尽管新冠疫情确诊和死亡人数均已经位居全球第二,巴西国内却还是不能团结一心抗疫。

在疫情的威胁下,就连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也戴上口罩。(图源:法新社)

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指示下,巴西卫生部就从6月6日起停止公布疫情细节。

毫无疑问,这种刻意隐瞒疫情数据的做法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巴西最高法院大法官莫赖斯在当地时间6月8日晚宣布,最高法院下令政府必须公开全部的疫情数据。

然而,博索纳罗消极抗疫的策略并没能挽救巴西的经济衰退。据巴西地理与统计研究所(IBGE)6月10日的数据显示,巴西已经连续两个月出现通货紧缩,5月份通货膨胀率达到0.38%,为自1998年8月以来的最差水平。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在6月11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巴西国内对于抗疫的分歧很大,以博索纳罗为代表的巴西联邦政府主张先保经济,而许多相对独立的各州政府又采取措施坚决隔离抗疫,最终导致巴西无论是保经济还是隔离抗疫都做得都不够彻底,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保经济or抗疫?巴西在打“内战”

别的国家都忙着抗疫,巴西却在忙着“内战”。

在两位卫生部长接连辞职后,巴西新任的卫生部长、现役陆军上将帕祖洛似乎成为了博索纳罗执行联邦政府抗疫计划的“救星”。

据路透社报道,帕祖洛带领20多名军官对巴西卫生部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重组,并且在上任后就立马废除了前部长曼德塔的社会隔离计划,此外,他还向地方当局施加压力,要求暂停检疫措施。

博索纳罗总统和临时卫生部长帕祖洛(图源:路透社)

在6月6日博索纳罗宣布“变更疫情统计方式”后,新卫生部就立即停止公布各州和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和死亡病例总数,也不再显示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增长或减少趋势。

博索纳罗和巴西卫生部的这一举动引起了轩然大波。

据里约时报报道,巴西国家健康委员会将停止公布疫情数据的行为,描述为“专制和不人道”。另一位巴西最高法院大法官门德斯也表示,隐藏这些数字并不能免除政府对巴西疫情大流行造成沉重损失的责任。

为了使公众能够了解到疫情的真实情况,6家巴西主流媒体首次联合,统计并发布疫情数据。

而面对激烈的批评,卫生部也只是表示,将恢复其网站上的累积死亡人数,但会改变计算每日死亡人数的方法。

与此同时,关于巴西新冠疫情数据公开的讨论,也不禁使巴西人回想起另一历史事件——1970年脑膜炎疫情席卷巴西,但疫情的情况却一度被巴西当时的军事独裁政权掩盖。

梅迪西将军在1969年因军事命令被任命为巴西总统。(图源:美联社)

事实上,巴西国内似乎有军事干预复苏的迹象,而军人出身的博索纳罗就被质疑试图依靠军方的力量来解决政坛危机。

据纽约时报报道,巴西最高法院最近批准了一项调查,指控称博索纳罗试图通过更换联邦警察局长包庇其家人和朋友。博索纳罗的两个儿子正因腐败而受到调查,而巴西联邦警察也在本周搜查了与博索纳罗盟友有关的几处房产。

根据调查结果,监督选举的巴西高级选举法院有权废除选举结果,并将博索纳罗免职。

据悉,目前博索纳罗政府中有约2900名现役军人担任行政职务,而22个部委中有11个部长级官员是军人背景,包括刚刚上任的卫生部长帕祖洛。

博索纳罗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在他面临调查时表示支持。(图源:纽约时报)

对此,前任卫生部长曼德塔在6月10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帕祖洛的上任是一种军事占领。“这是一支无法对公众健康做出任何承诺的队伍,”曼德塔说道,“但是他们的确服从命令,一切都是为了优先恢复经济活动。”

但岳云霞认为,博索纳罗依赖军方势力的说法值得商榷,只能说是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因为博索纳罗并没有得到巴西军方的全面支持。

岳云霞指出,巴西副总统穆朗是公开反对军事干预的。而且根据知名民调公司“拉美晴雨表”的最新调查显示,虽然一小部分巴西民众把军方当作混乱局势下的“救命稻草”,但巴西绝大多数民众对于军方介入政坛是持谨慎和反对态度的。因此,博索纳罗一旦有类似的举动,他的支持率就会下降。

不仅如此,岳云霞还强调,巴西军方内部也对是否支持博索纳罗存在分歧。比如在亚马逊地区的开发上,一部分军方人士就强烈反对博索纳罗的政策。

巴西疫情走向失控

就在巴西政治风暴酝酿的同时,巴西的疫情已经走向了失控。

截至当地时间6月11日,据巴西卫生部统计,巴西境内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80万人,位居世界第二,而且每日新增死亡人数接近1300人,为全球最多,同时累计死亡人数也已经超过4万。此外,由于检测能力的不足,实际情况可能会更糟。

不仅如此,巴西的医疗系统也濒临崩溃。据巴西调查通讯社Agencia Publica在6月10日报道,巴西已经有五个州的公立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使用率超过了90%。

在亚马逊雨林地区最大的城市马瑙斯,由于疫情造成的死者过多,当地政府不得不紧急修建了大量公墓。

而与此同时,作为巴西最大的两个城市,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已经在6月12日逐步开放。

2020年6月10日,街头商业在圣保罗重新开放。(图源:路透社)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把新冠病毒称为“小流感”以及威胁退出WHO(世界卫生组织)等举动,博索纳罗经常被调侃为“巴西特朗普”。但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转变抗疫态度,许多人也开始寄希望于博索纳罗会“跟随”特朗普一同转变,积极抗疫。

但对此,岳云霞认为,博索纳罗作为一个典型的极右翼领导人,他大概率还是会选择强硬到底,努力兑现他保证经济的竞选承诺。“况且现在的巴西疫情早已经过了最佳的控制期,已经可以说是失控的状态了,即使采取积极的隔离措施也难以挽救。”

据路透社报道,巴西Getulio Vargas基金会智库的国际关系教授斯图恩克尔图也对此表示,博索纳罗对疫情的反应比特朗普要极端得多。

“起码特朗普并没有解散政府中的所有卫生专家,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一直在任职,他仍在说着符合科学标准的话。而现在的巴西甚至没有一个能让社会认可的医疗保健专家。”斯图恩克尔图说。

通货紧缩加剧,经济”失守“

那么,巴西牺牲抗疫、先保经济的策略使得经济衰退减缓了吗?

目前来看,巴西的经济衰退也已经势不可挡。世界银行在6月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新冠疫情将使巴西GDP在2020年萎缩8%,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

据IBGE6月3日公布的统计数据,巴西第一季度的GDP就萎缩了1.5%,而当时巴西的疫情的规模还很小。5月份全国消费者价格指数(IPCA)继4月份下跌0.23%后,5月继续下跌0.25%,导致其5月通货紧缩率达到0.38%,为22年来最差水平。

疫情隔离期间,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一条购物街。(图源:CNBC)

此外,巴西购物中心协会(Abrasce)统计称,隔离导致该国577个购物中心的营业额损失超过250亿雷亚尔(约合5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巴西的农业产值在4月份创下历史新高,5月创下历史第二高的记录。但对此,岳云霞指出,这是在全球普遍出现囤积粮食的现象,导致粮价普遍上涨的背景下而形成的,“巴西农业虽然是疫情期间唯一出现增长的经济部门,但却掩盖不了制造业和服务业严重衰退带来的损失。”

6月9日,医务工作者在里约热内卢进行消毒,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图源:美联社)

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事实上,就在去年,巴西中央政府曾将2020年的通货膨胀目标设定为4%。

对于巴西出现通缩的原因,岳云霞认为主要是物流受到了影响。

据IBGE统计,受疫情影响,巴西自5月以来的燃料平均价格和机票价格分别下跌了4.35%和27.14%,这使得巴西的农业和采矿业等重要支柱产业难以获利。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5日巴西铁矿石巨头淡水河谷公司的伊塔比拉综合矿区出现矿工集体感染事件后,国际铁矿石价格出现上涨。

据悉,伊塔比拉综合矿区年产量是0.324亿吨左右,占淡水河谷年总产能的10%左右。

据CNBC报道,花旗银行分析师Tracy Liao对此表示,如果继续出现主要矿区关闭或中国钢铁需求进一步旺盛的情况,铁矿石价格或将轻松升至120美元/吨。

对此,岳云霞指出,市场预测认为铁矿石价格会在短期上涨的原因主要是巴西和印度的疫情仍然十分严重,现在这两个铁矿生产大国的物流和生产都受到影响,而中国的需求又在恢复。

虽然中国对巴西铁矿石的依赖性十分突出,每年中国进口巴西铁矿石的份额约占整个中国和拉美地区贸易总额的30%,但岳云霞认为,“中国工业目前还处于从疫情影响当中恢复的结构调整期,需求还没有完全恢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