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账本是会说话的|铁马小说

发布时间:2020-07-14 聚合阅读:
原标题:有的时候,账本是会说话的|铁马小说专栏|铁马小说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011936年6月,力行社上海区。...

原标题:有的时候,账本是会说话的 | 铁马小说

专栏 | 铁马小说

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

01

1936年6月,力行社上海区。

“曹区长,您叫我?”

“哦,小高啊。”

力行社上海区区长曹青岩抬头看了下站在面前的年轻人。

二十四岁,白净斯文,穿着一身西装,个子挺高,大约有一米八的样子。

这可是自己亲手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挑选出来,补充进力行社的得意门生:

高远森。

曹青岩放下了手里的笔:“你刚进咱们上海区,上个月就从‘福源顺粮行’的账本上发现了问题,抓到了大鸦片贩子赵阿四,很好,上海区已经很久没有出过你这样的人才了。”

高远森没说话。

那本账本看起来做的天衣无缝,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原本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只是在抓捕一名犯人时候,莫名其妙穿越到民国时期,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一名经侦警察来说,很快就发现了账本中的破绽。

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适应了自己黄埔生的身份,谁想到居然被力行社的人看中了,直接从一名军官,变成了一个特务。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回不去了。

高远森每次都这么安慰自己。

“我们在公共租界密捕了茂源洋行的总经理胡德为。”曹青岩缓缓说道:“我们很早就怀疑他和日特机关相互勾连。前天,南京方面力行社高级干事马兴凡来上海出差,忽然失去联络,由于马兴凡地位重要,并且随身携带重要情报,因此戴先生亲自来到上海督阵,要求我们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马兴凡。”

戴先生?处座?

他现在就在上海?

高远森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的处座虽然权利极大,但却还没有到权势通天的地步。

非要再等上半年,等到双十二事变后,他才能真正一跃而成为第一红人,委员长亲信中的亲信。

曹青岩却不知道他心里在转什么心思:

“马兴凡和胡德为是儿女亲家,两人关系极为要好,马兴凡如果想要带着情报投敌,躲避我们抓捕,有极大可能要通过胡德为。昨天,我们密捕胡德为后,审讯了他一个晚上,但他始终什么都没交代。”

“不能给他用刑?”高远森有些不太理解。

“不能。”曹青岩断然说道:“他的身份特殊,他和财政部长孔祥熙的关系不一般,两个都是山西人,辛亥那会,孔祥熙组织学生军奔赴娘子关参战,胡德为就是其中一员。孔祥熙做火油生意的时候,胡德为也是鼎力相助。

所以我们现在处境有些尴尬,人,可以抓,刑,不能用。而且如果再不能找到马兴凡,或者无法得到确凿证据,我们只能放人。小高,老实说,马兴凡现在成了烫手山芋。考虑到你刚刚侦破赵阿四案,所以我想看看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高远森在那想了一会:“曹区长,缴获什么文件资料没有?”

“胡德为办公室的文档、账本全部收缴了。需要的话,我一会让人给你送过去。”

“那我就尽力而为吧。”

“小高,我要找到马兴凡,光盯着那些文档账本有什么用?”

“曹区长。”

高远森笑了笑:“有的时候,账本是会说话的。”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曹青岩接了起来:“我是曹青岩……好的,我知道了……好的。”

挂断了电话,面色凝重:“孔部长派人来的电话,明天上午八点之前,如果还没有任何证据,放人。”

高远森看了一下时间,上午九点。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只有二十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曹青岩面色非常严肃:“小高,从现在开始,全力以赴,需要什么资源,你都可以调用。”

……

一大堆的“茂源洋行”的生意往来凭证、账本堆积在了高远森的面前。

高远森看的非常仔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对标案件?

有没有自己那个时代的对标案件?

高远森闭上眼睛,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可是,此时他的大脑却迅速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过去所有侦办过的经侦案件,都和眼下的这起案子联系在了一起。

高远森也不知道什么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能力,反正穿越来了之后,忽然之间就拥有了。

2017年8月,“高良宝、高良才兄弟诈骗案”……高家兄弟诈骗现金五十万元,为防公安机关追缴,将其藏于一出平时不轻易去的出租房内,而频繁的出入于另一间出租房,用来转移公安机关视线……

1936年6月。马兴凡失踪案……亲家胡德为,拥有三处仓库……

两个不同年代的案件,被交织在了一起……

02

……

中午12点。

“小高,吃中饭了。”

“你们先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

高远森拿起了电话:“我高远森,曹区长和你说了吗?是的,我需要成都路三九仓库全部进出记录,对,十万火急,拿到立刻送来……”

轻轻的放下电话,他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目光,重新落到了那些账本上。

账本,有的时候是会开口说话的。

高远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

下午3点。

刚开完会的曹青岩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怎么,那么快就有发现了?”

那么快?

从上午9点到现在,6个小时了,自己整整盯着那些账本6个小时了。

一点东西都还没吃呢。

高远森随即回答道:“曹区长,茂源洋行一共有三个仓库,分别在静安寺、新闸路和成都路。一家洋行,要三个仓库做什么?静安寺和新闸路的仓库离洋行很近,可是成都路的就比较远了。

我对比了一下三个仓库进出货的记录,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静安寺、新闸路的仓库,进出记录频繁,而成都路的三九仓库,茂源洋行在那包了两个库房,每个月固定的12号到15号之间,会运送进去一批货物。

固定时间,每个月都是如此!我让人帮我调阅了一下茂源洋行在三九仓库的进出资料,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每次,茂源洋行都是运送大豆、火油进去。只有进,没有出?那么多的大豆堆放在仓库里做什么?现在又不是国难时期,需要囤积物资获取暴利!”

“你的意思是,三九仓库有问题?”曹青岩皱着眉头问道。

“是肯定有问题!”高远森斩钉截铁地说道:“前天,是8号,茂源洋行于晚上7点,忽然运送了一批火油进入三九仓库,那可不是他们固定的时间。根据仓库记录,一共运送进去了两木箱的货物。”

“两木箱,火油。”曹青岩喃喃说道:“装火油桶的箱子,装两个人都绰绰有余了。成都路三九仓库,距离日本虹口基地很近,一旦和日本人取得联系……”

他的眼睛亮了:“高远森!”

“到!”

“我给你一批人,立刻前往三九仓库,巡捕房那边,我去协调一下。记得,一旦发现目标,立刻实施密捕。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

“明白!”

成都路,三九仓库。

两辆轿车停下。

八个人从车上走下。

晚上,8时。

“做什么的?”

两个夜间巡捕走了过来。

高远森使了一个眼色,立刻,身后一个力行社的特务,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法币塞到了巡捕的手里:

“天横一条线,地插一炷香。兄弟本姓洪,道路通四方。今日执行家规,捉拿叛徒,途径宝地,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青帮的?

巡捕立刻就明白了。

这些青帮的,横行上海,巡捕中也多有他们的人。轻易间两方面相安无事,甚至还会互相帮忙。

巡捕收好了钱,朝周围看了看:“做事小心一些,最近工部局又开始整顿公共租界秩序了。”

“多谢。”那特务拱了拱手。

这特务叫卓洪峰,是力行社老资格了,曾经也是青帮一员,所以对青帮里的切口规矩熟悉无比。

高远森记下了这个人。

看守仓库的,是两个中年人,有一个还少了一只胳膊。

一听说对方是青帮的,两个人根本不敢惹事,恭恭敬敬的把他们请了进去。

“茂源洋行的库房在哪?”

“甲字二十五号房。”

看着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过去,少了一只胳膊的赶紧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快,打电话给胡老板。”

同伴刚想动,就听到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打电话给谁啊?”

一个枪口,对准了两个人。

庞云虎,27岁,民国二十四年加入力行社上海区。

……

甲字二十五号库房被打开。

里面堆放着不少的箱子。

高远森挥了挥手,两个特务离开撬开了其中的一个箱子。

全部都是火油。

“哎,老卓。”

高远森把卓洪峰叫到了身边:“我是新来的,你是老资格了,你说,我们要找的人在不在这里啊?”

03

卓洪峰笑了笑:“您是今天带队的,哪里轮得到我们说话?”

人在一个地方混得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变得老油条起来。

说完,他掏出了盒烟,抽出一根递给高远森:“高队长,您抽烟。”

高远森也不客气,接过烟。

卓洪峰立刻殷勤的帮他点着。

高远森吸了一口,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库房。

很普通,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你瞧。”高远森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笑意:“所有的箱子,都按照编号整齐地排列着,可是那两口是怎么回事啊?”

顺着高远森手指的方向,卓洪峰看到,在东面的墙角,堆放着一大堆的杂物,两口大箱子就被淹没在了杂物中。

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上!”

一声令下,几名特务迅速上前。

箱子全部是铁皮的,非常坚固,拉了几下,根本无法拉开。

高远森扔掉了烟,拎起一桶火油,走到铁皮大箱子面前,故意抬高声音:“老卓,你说火油烧铁箱,会是个什么结果?”

卓洪峰一听立刻会意,也大声说道:“高队长,我听说广东有道名菜,烤乳猪,大约就是用火油隔着铁皮箱子烧出来的吧?”

“胡扯,哪有这么烧法?”

高远森笑了。

他打开火油桶的塞子,把里面的火油缓缓地倒在了箱子上,顿时,一股刺鼻的味道迅速弥漫在了空气中。

“别烧,别烧!”

箱子里,果然传出了人声:“我出来,我出来!”

很快,箱子被从里面打开,一个人巍颤颤地走了出来。

“马干事?”高远森笑眯眯地问了一声。

“是我。”

马兴凡努力想摆出一些威风出来,声音也抬高了一些。

“马干事,您说您好好的躲在箱子里做什么?”高远森永远都是一副笑脸:“还好您出来得早,要不然我们真的一烧,这可不得出大事啊。”

马兴凡脸色惨白,也不说话。

“我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值得您住着啊。”

高远森走进了箱子里。

里面别有洞天。

两口箱子被打通连在了一起,左面放着桌子,上面吃的喝的全有,一根点到一半的蜡烛,试了一下温度,是刚刚才被吹灭的。

右面则放着一张床,还有一个马桶。

不光如此,在箱子靠墙的地方,还被开了几个洞,和墙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那是用来透气用的。

“您住的这可以啊。”

高远森从箱子里走了出来,一竖大拇指:“上海不知道多少人,住的都是亭子间,您这比他们强多了啊。”

马兴凡努力摆出领导面孔:“你们是什么人?”

“报告马干事,我们是力行社上海区的,我叫高远森,就是个小特务,还在一心想着要当预备干事呢。”

“曹青岩呢?为什么他不来?”

“我们曹区长公务繁忙,请您这点小事,就不用他亲自出马了。”高远森手一伸:“马干事,请吧。”

马兴凡冷哼一声,竭力挺直腰板走了出去。

“老卓,你等一下。”

高远森叫住了卓洪峰:“你立刻去胡德为家,秘密监视。”

“明白了。”

……

夜,10点。

曹青岩还是没有入睡。

他的习惯一向是要工作到12点左右才会回去。

他不是上海本地人,老家在河北。

据说,他和处座是非常好的朋友。

以前处座还是衣食无着的时候,曹青岩就认识了他,并且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后来处座发达了,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这位老朋友。

本来也只是想报恩,但没有想到的是,曹青岩迅速地在情报工作中展现出了他非凡的才干。

所以,处座这才放心地把上海交给了他。

“人抓到了?”

曹青岩在那批阅着一份文件,头也没抬。

“抓到了。”

“办事效率很高。”

曹青岩甚至没有去问抓捕的整个过程:“连夜审讯,小高,人是你抓的,就由你来负责,问清楚了,他为什么要跑到上海躲起来,除了胡德为外,他还和谁联系了,他带出来的重要情报都是什么。”

“好的,曹区长。”高远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还有。”曹青岩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笔,抬起头来:“我之前和你说过了,马兴凡是我们的高级干事,不能轻易用刑,你明白吗?”

“明白。”高远森依旧非常平静地回答道。

曹青岩点了点头,重新拿起了笔:“那去吧,尽早把审讯材料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