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萧条到爆发!家纺外贸这半年:订单排到明年春节,海运价格翻倍一舱难求

发布时间:2020-10-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从萧条到爆发!家纺外贸这半年:订单排到明年春节,海运价格翻倍一舱难求3月,从事外贸行业的Wendy曾经接受过我们的采访。当时,她所在的行业受到疫情重创,...

原标题:从萧条到爆发!家纺外贸这半年:订单排到明年春节,海运价格翻倍一舱难求

3月,从事外贸行业的Wendy曾经接受过我们的采访。

当时,她所在的行业受到疫情重创,订单陆续被取消,工厂停滞,她甚至亲眼目睹了同行的失业,多次用“可怕”来形容自己的感受。(此前报道请戳:一个外贸人的口述:从2月到3月,从春天到冬天)

大半年过去,外贸的家用纺织品情况如何呢?

10月22日,Wendy再一次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她所在的公司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补齐上半年的缺口,业绩甚至超过去年全年。

“从6月中下旬开始,我们整个行业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到目前为止,我们不仅完成了全年的任务,比去年整年还超出了15%~20%左右。”而现在才10月,Wendy在言谈中,多次用“疯狂”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与之相印证的是,位于山东烟台的某家纺工厂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现在他们工厂的排单已经到明年2月份,春节前已没有多余的产能。哪怕现在有找上门的订单,他们也只能忍痛拒绝。

事实上,外贸行业在部分领域迎来颠覆式的改变后,整个行业都在发生着变化。

红星新闻记者从多方了解到,目前海运一舱难求,集装箱甚至出现了严重缺箱的情况。

艰难的2月3月:

从无法复工到全面复工,再到被迫停滞

Wendy为美国的一家家用纺织品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的总部在纽约,但供应商大部分在中国,她要负责向工厂采购床上用品、窗帘和毛巾等家用纺织品。

今年的2月和3月对Wendy来说是一段非常困难的时光。

2月,在疫情爆发后,工厂的工人没法及时到岗,国外的客户却一直在催单交货。她只能从中协调,尽可能给到客户明确的出货时间,同时,工厂也在复工过程中不断攒货。

货物堆积 图由受访者提供

等到3月上旬,工厂基本上实现了全面复工。但在国际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下,美国的客户们却陆续取消订单。

“对于工厂来说,他们开工晚,但到3月已经做了一半或者做了一部分,甚至可能刚刚完成。好了,这货出不了了。放在这,砸在工厂手上。”Wendy告诉红星新闻。

她甚至亲眼目睹了同行的失业,“像我们这样的机构在国内有很多,都是国外贸易公司在国内的代表处、办事处一类的。有一些倒闭了,就直接把国内的办公室关掉,把员工遣散。”

wendy所在公司的合作工厂

一家位于山东烟台的某家纺工厂负责人刘经理告诉红星新闻,他们过去主要做外贸单,但在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工厂复工后,他们只有少量的订单,而且订单主要针对国内市场。

“整个行业几乎停了下来,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情况。”在3月第一次接受我们的采访时,Wendy多次用“可怕”来形容当时的状况。

转折出现在6月:

订单暴增,工厂排单已到明年春节

转折是从6月中下旬开始的。

“从6月中下旬开始的,订单非订单非常急、非常多地下了过来。”Wendy的下半年突然变得忙碌起来,她称比前几年最忙的时候都还要忙。

工厂同样进入了忙碌的状态。

刘经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他们工厂的排单已经到明年2月份,都是外贸订单,春节前已没有多余的产能。哪怕现在有找上门的订单,他们也只能忍痛拒绝,留下意向合作方的联系方式寻求下次再合作。

当问到订单突然暴增的原因,刘经理和Wendy有不同的看法。刘经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订单暴增是因为有国外的订单转给了国内的工厂来做。

有媒体报道称,近几个月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印度多家大型出口纺织企业无法正常交货,本应在印度生产的订单转移到了国内。其中,毛巾、床单等家纺类产品的订单量较大。

虽然Wendy所在的公司大部分供应商都在中国,但也会从印度和巴基斯坦采购部分产品。据她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印巴的工厂大多只恢复30-40%的产能,恢复得最好的工厂也只能达到60%左右。

“印巴那边交不了货,我们会考虑在客人能接受的价格增长前提下,把一些原来印巴做的订单转回到国内,这种情况是有的,但这不是订单暴增的主要原因。”

工人正在加工 图由受访者提供

在Wendy看来,下半年订单量暴增是因为在疫情的影响下,像美国等国家的人们也取消了很多社交活动,待在家里的时间变长,对家纺类产品的需求也增加了。

由于上半年取消了很多订单,美国等国家的家纺类产品几乎变成了“0库存”的状态。“0库存”加上对家纺类产品的需求量暴增,最后造成订单量增加成现在这样。

“到目前为止,我们不仅完成了全年的任务,可能比去年整年还超出了15%-20%左右。” Wendy说。

失业的人回归行业

原材料纷纷涨价,涨幅最大的是人工费

在订单暴增的情况下,行业上下游几乎是立即敏锐地感觉到了变化,原材料开始涨价了。其中,涨得最厉害的是受到国际环境等多重因素影响的棉。

绍兴某纺织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最近棉花的价格上涨得很厉害,但他们还有库存,所以生产出来的成品面料暂时没有涨价,不过不排除后续会调高价格。

另一纺织品公司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称,现在有多种面料的价格都在上涨,但面料市场上没有统一的报价,关键还是看卖方有多少库存、买方有多需要,衡量了这些才能进行报价。

另外,Wendy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和3、4月份低谷时期相比,很多原材料普遍上涨了30%-40%。不仅仅是原材料价格在上涨,涨幅最高的是人工费用,平均涨了50%左右。

据Wendy介绍,外贸公司一般是按件计算费用。以在江苏地区生产的四件套为例,过去的人工费用大约是4-5元/套,现在涨到了6-7元/套。如果订单特别急,甚至要涨80%-90%左右。

就连曾经离开这个行业的人也正在回归。

10月22日是Wendy第二次接受红星新闻采访。当提到3月说起的那些失业的同行们,她忍不住笑了,“他们已经又回到这个行业里来了,因为有很多公司需要大量的人。”

工厂排单紧张、人力费用也在上涨。在这样的情况下,部分客户提出的需求甚至会被暂时搁置。Wendy告诉红星新闻,她们有一批货即将出运,但是客户突然想改包装。

然而,工厂都在赶工,找不到多余的人力,她只能努力去说服客户到下一批货再改。幸好,客户最后接受了。

繁忙的海运

一舱难求,费用不断上涨

从上半年到下半年,外贸行业在家用纺织品领域经历了从停滞到繁忙的全过程,这样的改变也给海运带来了变化,甚至出现了爆舱、缺集装箱等情况。

10月23日,红星新闻记者咨询多家海运国际物流公司,了解到:目前从大连出发前往美国洛杉矶港口,报价多在2800-3900美元/集装箱(根据集装箱的尺寸、货物类型的不同价格有所差异)。

其中,某家专门运营往返美国海运航线的物流公司负责人Angela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往年,大连到洛杉矶这条海运航线的价格一般在1000-2000美元/集装箱,但今年从5、6月开始,价格一直在上涨。

“现在小柜(20英尺集装箱)是2850美元,大柜(40英尺集装箱)是3560美元,这个价格的有效期是到10月31日,预计11月还会上涨300-500美元,到时候根据船公司那边来。”Angela说。

也就是说:同样一条海运航线,同样是在10月,去年的价格是1000-2000美元/集装箱,今年的价格上涨到了2800-3900美元/集装箱,甚至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准备运上集装箱的货物 图由受访者提供

一方面是海运费用的上涨,另一方面,集装箱也出现了“缺箱”的现象。

据外媒报道,全球前三大集装箱设备租赁公司中的Textainer和Triton都在近日表示,集装箱的短缺将一直持续到明年2月中旬,即中国的春节过后。

另一海运物流公司的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船上的舱位难求,集装箱也很短缺。如果有需要运送货物,至少要提前一周时间去联系,否则不一定找得到集装箱。

图据网络

外贸多项数据高增长

业内人士:中国强项产品做到了极致

公开数据显示:9月份,我国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达到131.52亿美元,同比增长34.69%,且连续多月高增长。1至9月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累计出口额达1179.5亿美元,同比增长33.7%。

“这和国外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有直接关系。”中国轻纺城海外商会迪拜分会会长候选人、绍兴戴儿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凌云曾对媒体称,多个纺织出口大国的相关企业受疫情影响无法保证正常交货,不少订单转移到了中国。

“从全球来看,疫情控制良好、纺织产业链完整,且能顺利达产的国家也只有中国了。”戴凌云称。

Wendy也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国际市场上能完全取代中国体量的几乎没有。因为中国的每一个强项产品基本上都做到了极致。从产业链到成品都非常完备,各个环节都做得非常成熟。

“其他国家想要迅速取代,几乎是不可能的。外贸肯定是会一直存在的,国际大环境下,或许会有一些因素影响到我们是做得多还是做得少、赚钱还是不赚钱。” Wendy称,现在行业的情况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疫情造成的,但这种状况能持续多长时间,尚未可知。

另有业内人士对媒体称,现阶段的市场火爆行情,估计能持续两三年,纺织印染行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对人力成本、价格等因素非常敏感,一旦国外疫情得到控制,生产能力逐步恢复,这些回流的订单很可能再次向外转移。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编辑 邓凌瑶